首页 > 先进事迹

【旗帜】老百姓菜篮子的守护者 ——记全国优秀共产党员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农业科学院蔬菜花卉研究所研究员方智远

发布时间:2021-11-18    来源:旗帜网    作者: 点击数:

  “来!尝尝这个新品种,又脆又甜!”老人熟练地切开一颗嫩绿的甘蓝叶球,剥出菜心,邀请大家评价口感。这位热情质朴的老人,是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农业科学院蔬菜花卉研究所研究员方智远。

  方智远是我国蔬菜科技领域的一面旗帜,还是老百姓菜篮子的守护者。从25岁与甘蓝结缘,到82岁依然奔走田间,方智远倾注了毕生心血。他以培育国产甘蓝为初心,育成了我国第一个甘蓝杂交种,彻底结束了我国优质甘蓝种子完全依赖进口的被动局面;他不畏艰难险阻、勇于开拓创新,攻克了自交不亲和育种、雄性不育育种等一个又一个重大技术难关;他以服务产业和三农为使命,先后培育出四代优质丰产、抗病抗逆、早中晚熟配套的优良甘蓝系列品种,在31个省、区、市推广,累计种植面积超过1.5亿亩,占国内甘蓝主产区种植面积的60%,使甘蓝成为老百姓菜篮子里四季常见、质优价廉的蔬菜。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,方智远荣获“全国优秀共产党员”称号。

给“洋白菜”装上“中国芯”

  甘蓝也叫洋白菜、圆白菜,营养丰富、口味独特、价格实惠,是中国人餐桌离不开的菜品。然而,20世纪60年代,甘蓝优良种子100% 依赖从国外进,每年要花费大量外汇,外商时常进行刁难,一方面抬高种子价格,另一方面降低种子质量。1967年,我国南方百万亩甘蓝突然出现大面积只开花不结球现象,方智远与专家们连夜赶往广东。当看到地里一片片未熟抽薹的甘蓝,农民蹲在地里直掉眼泪,他很心痛。于是,他下决心一定要搞出国产甘蓝品种,把菜篮子掌握在中国人自己手中。

  然而,甘蓝原产欧洲国家,国内甘蓝育种尚属空白,要搞自己的品种何其艰难。方智远和同事们只能从零开始,在全国四处搜集甘蓝种质资源,回来后一门心思扎进试验田。甘蓝一年只开一次花,育种周期长,做几千个组合也未必能选出一个好品种。年复一年,方智远拿着铁锹、锄头整地、播种,一株株一朵朵地为甘蓝人工授粉。北京的春天风沙大,他几乎每天都在试验田里风吹日晒。腾出空来,他还要奔波在京郊以及山东、山西、河南、河北等地,了解新品种的试验示范情况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1973年,方智远和团队成员率先育成我国第一个甘蓝杂交种“京丰一号”,结束了甘蓝品种长期从国外引进的被动局面。这些优质甘蓝新品种,能和进口种子相媲美,在数量上满足了我国的生产需要,也为国家节省了外汇开支,实现了把“洋白菜”变成中国造。

57年如一日,只为做好一件事

  收获了第一个甘蓝杂交种后,方智远率课题组又陆续育出适于春秋两季种植的“报春”“庆丰”“晚丰”等6个早中晚期配套的优良品种,解决了甘蓝品种单一、收获过于集中的问题,使甘蓝在我国市场上可以四季常见。研究成果1985年荣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。

  有了前期的铺垫与努力,方智远在甘蓝育种领域又开始迎接新的挑战。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,他把提高品质、抗病、抗逆作为新研究目标来攻克,培育出的第二代春早熟甘蓝新品种“中甘11 ”、第三代春早熟甘蓝新品种“8398”,不仅产量高、抗病性强,而且口感佳。两代品种先后在1991年、1998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。

  除了培育甘蓝新品种,方智远和团队还在育种技术上实现新的突破。由于自交不亲和系的育种方式存在人工成本高、种子纯度难以达到100%的缺陷,他们经过20多年的努力,发现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甘蓝显性雄性不育材料,在国际上首次建立起显性雄性不育制种技术体系,实现了甘蓝杂交制种由自交不亲和系到雄性不育系的重要变革,并利用该体系育成了第四代甘蓝品种“中甘21”等,在早熟性、品质、产量以及抗逆性等方面显著优于引进的国外品种,2014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。

  如今,在方智远的办公室,还有3000余份甘蓝种质材料被裹成小包密封保存在十几个玻璃干燥器中。这些是他和团队50多年研究积累下来的心血,也是我国蔬菜育种的宝贵财富。由这些材料杂交而成的我国甘蓝优质新品种,当前正沿着“一带一路”,出口到甘蓝起源地国家。

  四代品种的育成,正是源于方智远对甘蓝的热爱、对育种事业的执着。他在日记中写道:“在科学道路上没有平坦大道可走,只有向上攀登,不畏劳苦、不畏险阻的人,才有希望攀登到顶点。”

心中有大爱,以服务“三农”为己任

  方智远成长于农村,深知“人误田一时,田误人一年”的道理。在他的办公室,衣架上长年挂着一顶草帽、一件雨衣,供随时下地用。他深深理解农民的艰辛和劳苦,对农民怀有浓厚感情。

  “要让农民得实惠,种子不应该卖得太贵”,“搞育种的就是要看你的品种受不受农民欢迎,能推广多大面积,能为农村为产业发展作多少贡献,能让农民得到多少实惠。”这是方智远经常挂在嘴边的话。

  退休后的方智远退而不休。在妻子章振民看来,他一天三班倒,上午上班,下午上班,白天看的写的晚上还要拿到家里来;一年最多休息一到两天—大年初一到初二,初三又去上班。妻子无奈地说:“之前不听我的劝累倒了,好了之后就又下地,真的太‘固执’了。”

  虽已年过八旬,还做过心脏支架手术,可方智远就是不愿放下心爱的甘蓝育种。为了让老百姓菜篮子装满中国的蔬菜,他带领育种团队辛勤耕耘,在取得一系列重大科技成果的同时,也培养出了一大批优秀的科学家和青年才俊。

  他每天坚持上班,不是去外地出差,就是和团队一起调查选种。不能久站,他就带着板凳下地,站一会儿,再坐一会儿。

  为了让农民尽快掌握最新技术,他和团队开办培训班,手把手教农民,使甘蓝新品种推广到全国各地。他说:“农民是最辛苦的,科研人员必须要为农民多做点事。”

  内蒙古乌兰察布原是贫困地区,寒凉的自然环境是农业发展的短板。在方智远院士工作站的支持下,现在冷凉蔬菜不仅成为当地的优势产业,还让当地成为全国三大冷凉蔬菜基地之一,每年种植甘蓝等蔬菜60万亩以上,销往20多个省、区、市,还出口俄罗斯等国家。

  河南济源王屋山地区交通闭塞、经济落后,方智远带领团队以愚公移山精神扎根当地20年,与当地企业合作大力发展杂交制种产业,使济源成为全国最大的十字花科制种基地,帮助农民脱贫致富,为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作出贡献。

方智远出席中央和国家机关“两优一先”表彰大会